提示

这篇文章是高一我和我的同学一同创作的文章,其内容非常无厘头,大家可以一笑了之,但是其内容非常具有纪念价值。参与创作的同学有:张以赏(我)、付晨阳周诗蔓张晨依

在下文中,我写的内容会使用紫色字体,付晨阳写的会使用橙色字体,周诗蔓写的会使用墨绿字体,张晨依写的会使用蓝色字体,对于故事情节或者故事标记将使用默认黑色字体,黑色字体并不存在于我们最新编辑的文章内,是后期补充的。

Chapter 1  付晨阳的惊醒

只听一声巨响,付晨阳从梦中惊醒。他现是抱怨的“嘶”了一声。然后又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心里出现了一种恐惧——寝室里空无一人。

正是夜深人静之时,寝室外的寒风拍打的树叶。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发出呼呼刺骨的声音。付晨阳的恐惧愈发壮大了,他把头死死的埋在被子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付晨阳探出头来,外边仍是一片漆黑,好在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长久的黑暗,以至于不会从床上下来时摔倒。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决定去打开灯,然后走出寝室,看看同学们都去了哪里。打开灯,跌跌撞撞的走出寝室,和他预想的一样,寂静的四周闪烁的台灯,诡异的氛围让他的双脚颤抖起来。刚想回寝时,他听到某个寝室中传出音乐的声音,循声而去,原来是张以赏正在玩手机。

张以赏还没等付晨阳开口,就先惊讶地看着付晨阳说:“你怎么还在这里?你不是已经......”说着张以赏就飞快的跳下床,往寝室楼下跑,不见了踪影。

他一出去就遇到一只兔子,他从草丛中跳出来,再见到张以赏后,就露出友好的表情。那只兔子面带微笑的对着他说:“你好,我是一只小兔子,你是我见到的第一个活人,现在正处于危险时刻。我可以带你到我的仓库,那里有很多物资,可以吗?”

张以赏心想这是多么老土的故事情节,跟过去必死无疑。这只兔子来历不明,还讲中文,必有问题,只得先将它支走。

张以赏回答到:“好,快点出发,我就跟在你后面!”此时付晨阳也追了上来。张以赏想拔腿就跑,看见付晨阳跑向自己并大喊着:“张以赏想干什么去?”

兔子也听见了这呼喊声,故停下脚步,转身露出微微笑容。“这是?”兔子问道。“呃......这是我同学,他......他也想一起去。”张以赏回答。“哦,那赶快随我来吧!”兔子补充了一句。

张以赏偷偷跟付晨阳说:“待会儿它走的时候,你就随我跑掉,知道吗?”付晨阳回答:“啊,好。”

张以赏说道:“三、二、一,跑!”但是不知道怎么付晨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此时,付晨阳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一股寒气从脚底向上窜。他看见张以赏被兔子一个托马斯365度回旋踢给踢倒了,他痛苦地倒在了地上。呻吟片刻便失去了呼吸。付晨阳“哐”得双膝着地,大声哭泣:“张以赏,你死的好惨啊。”说着付晨阳抱着张以赏在空中来了一个180度大旋转,头朝兔子的头砸了下去。兔子躲闪不及,脑浆被喷射到晨阳头上。

付晨阳傻呆在原地都不敢相信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正要逃逸之地,张以赏突然醒了过来。“什么?”付晨阳疑惑片刻而又害怕起来,“你不是头爆脑浆死了吗?”只见张以赏稳了稳身说道:“妈的,付晨阳,幸好老子头铁,脑浆是兔子的脑浆,脑残是你的脑残。死兔子把我手机给踢坏了!”

张以赏又在怀里掏了掏,掏出了一个傻瓜相机,还好相机没坏,他打开相机,正对着就是鳌江中学年久失修的教学楼,相机中的画面十分诡异,他意识到这是一个视频,于是按下了播放键。

Chapter 2  悲剧发生

画面原本是一片祥和的气氛,班上的同学都在嬉笑。这时周诗蔓和张以赏来了首合唱,直接把教学楼变得年久失修。同学们开始行尸走肉,失去了意识,只想吃人肉,喝人血。此时强(沈德强)顶着光头,穿着大红裤衩走了过来,那闪闪发光的头引得大家麻木的眼神更加麻木。强过来说,这节课我们来讲一个新的知识点,剩下的时间同学们自己订正作业。他此时还不知道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

强把答案抄在黑板上,随后说道:“大家把dáng(答案连读)对一下。”转过身时,只听见一阵嘶叫声。“我看不下去了。”张以赏说道关掉了相机,最后看了一眼付晨阳,转身跑走了。

付晨阳大惊。张以赏在跑了几步后就消失了一般,他很害怕。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后面一阵风飘过来,付晨阳大感不妙。“趴下!”张晨依和周诗蔓的声音同时响起。

付晨阳显然还没回过神来,只见张晨依抄起自己身上的背包,向付晨阳砸去。刚回过神来的付晨阳又被背包砸晕在地上。“咻咻!”两只沾满鲜血的刺刀在付晨阳上方飞过。赶上了,张晨依说道。“现在城市里的丧尸已经越来越多了,必须赶快找到避难所与幸存的人类。首先我们要找到张以赏。”周诗蔓说道。张晨依捡起背包,付晨阳在不久后也醒了过来。“喂”,付晨阳叫道,“干什么......怎么?”张晨依回答:“你什么都不知道?付晨阳?”,付晨阳点点头,让他和我们先走,先路上解释。周诗蔓对张晨依说:“你不觉得他。”张晨依说道。周诗蔓和张晨依比了一个手势,又示意付晨阳过来。“先逃出鳌中吧。”张以赏应该去了银泰。周诗蔓说道。

走了几步,草丛中突然冲出一个丧尸,这个丧失手持除草机,很难以对付。张晨依表情十分严肃,握紧了手上的刀。“付晨阳,快!去找张以赏,这里交给我们,让他去银泰......”话音未落,丧尸便狂叫地冲了上来,与张晨依搏斗起来。

“快走!”周诗蔓大力将付晨阳推开,自己抽出一把伞,从伞中拔出了一把剑。“本来是个模型,从一个高二学生的座位里掏出来的。不过现在看来很多物品也变异了。”“快来帮我!”张晨依已然有些招架不住。

即使有些不舍,付晨阳看见他们奋力搏斗的样子,也只得孤身前往银泰。在银泰,张以赏在摆弄的广播系统,一会儿后广播被启动了。“♫就让阿区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他大声地唱起歌来,唱完后便反复播放着这首歌曲,接着他就跑出广播室。往银泰楼顶上跑。

正是夕阳天边的落日与澳中飘出的红颜融在一起,把整个天空染成了血红色。准确来说是暗红色。不一会儿天空就下起了雨,雨中透中带点绿色。满天阴沉。

张以赏爬到了楼顶,张开双手从楼顶滑了下来,此时......

Chapter 3  方打的计划

(此时,在鳌中的地下室)

微弱的灯光照耀着地下室,入口处有一个巨大的机械装置,一个男人在反复调控的这些设备。“哈哈,”那男人笑道,“成了,马上就成了!”

只见他拉下设备上的电闸,微弱的灯光瞬间熄灭,外面的照明设备也熄灭了。顿时非常安静,只听声巨响,地下室的设备发出耀眼的光芒,空间中出现了一条裂缝。

“这才是我要的世界,来吧!全都过来吧!”

地下室的门被个高大的身影撞开,他的脸上有着像是几年没刮的胡子。他的手上拿着锄地,用的锄头,背着光,缓缓的走向那个男人。

“你,还是来了,阿区(谢作区)。”男人无奈叹气。

“为了鸟笼里的鸟,和专家们,我来阻止你了。”

“这就是,宿命吗?”男人张开双臂。

(在银泰)

另一边,张以赏楼梯下滑下来后,在脑中经过了九九八十一个深思。直直地砸到赶来的付晨阳身上。只见张以赏抬起头看了看付晨阳,大惊失色道:“你怎么这么肿?本来让人感觉起来你就是个猪头,现在看起来也像......更像猪头怪了!!!”

张以赏起来后察觉到周围的灯光忽亮忽暗的异样,感到大事不妙,拉着付晨阳跑着说:“过来干什么?广播声马上会引来一大批僵尸的!”还没等付晨阳开口,张以赏又说道:“他还是这么做了。”

(地下室)

阿区手持锄头,还没等那男人反应过来,一锄头抡了过去,那个男人见招,一个左后踢,前一滑,躲过阿区的招式来到阿区的跟前。“呵,你以为我躲不过去吗?”那男人讽刺道。阿区见状也跳起,刚想一脚踹飞那男人,却被那男人先夺了手脚,狠狠的摔倒在地。“要是再让我年轻15岁的话......你别想得......”阿区死命说道。

“够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是金思思

“让我来结束这一切吧。”金思思的金发闪出耀眼的光芒。
“怎么可能?”男人大惊。“哼,你将丧尸放进来咬我,我确实被咬到了,但我没有变异,还是获得了特异能力。你准备受死吧,钟芳打(原型是我们的老师钟方达)。”

(教学楼内)
周诗蔓痛苦的倒在地上。“张晨依丧尸把我咬了,你快跑,不然等我失控了,就不好了!”

张晨依面露痛苦地走上前,双手颤抖要摸向周诗蔓,周诗蔓一个365度转头避开了。周诗蔓眼眶通红,表情狰狞,像是100天没拉过屎,她喊道:“快!快点!”张晨依低下头,一言不发的往周诗蔓那边走了过去。“周诗蔓,眼够了就给我麻溜的起来,神经病。老子刚才直接把丧尸爆头了,距离你,还有十个付晨阳那么远呢!”说着,张晨依又扇了周诗蔓的肩膀,把周诗蔓拍倒在地。周诗蔓只得唯唯诺诺的站起来说:“我只是觉得好玩......”张晨依大骂道:“好玩你个头,给我滚过来!”

(银泰)
“焯!焯!焯!”,张以赏骂道,“为什么我天杀的要开广播啊?”付晨阳在后边气喘吁吁,说是跑不动了。
(地下室)
金思思唱道:“I have a pen!”她正前方变出一支笔。然后,“I have many, many big pens!”顿时地下室出现很多巨大的铅笔,把钟芳打压倒在地。
“你以为我没有特殊能力吗?”

芳打邪魅一笑。“光合作用!”
(教学楼)
“张晨依。”“干嘛。”“尸潮......”“嗯。”“......”
“......”“周诗蔓?”“......”“周诗蔓!”张晨依回头慌张的寻找同伴。“焯!跑哪儿去了?”
周诗蔓在九班教室中拉上了自己的袖子。那里,有一道丧尸的抓痕。“还是,败给你了......”

(地下室里)
钟芳打的头发正在疯狂的生长,逐渐逐渐变成绿色。头发像是有了意识,一个旋转拍开了巨大的铅笔。正当钟芳打的头发要继续进攻金思思时,金思思喊道:“Bananas!”思思的头发瞬间变长变黄,攻向钟芳打的头发。两方的头发交缠不休,一黄一绿。钟芳打露出三分讥笑,四分薄凉,三分漫不经心的笑容,“哼,你以为就这样能打倒我吗?”
这时,一根锄头飞来,阿区逆光走来,身边泛着区光,“我可是从事耕地除发的专家,经业了1000年了,你的死期到了!”

阿区与思思对视了一眼,又点了个头。
只见思思念道:“fly!”,地下室里所有东西都全失重般飞了起来。接着思思又念道:“Only bananas, no bananas - i want to bananas too!!!”接着一声巨响芳打的头上瞬间炸开花来。阿区也不给芳打反击的机会,一锄头把芳打打进了时空裂缝之中。

(银泰)张以赏跑进了沃尔玛。奇怪的是里面一只丧尸也没有,付晨阳被从空中掉下来的丧尸脑袋吓晕了。此刻张以赏连拖带拽的把付晨阳安置在了猪藏室。看到沃尔玛里面满满的食物,张以赏咽了口唾液。
(教学楼)
周诗蔓的意识逐渐下沉,像是发烧了一样。“原来变成丧尸是这样的,等我醒了第一个就去咬......”

(银泰)张以赏终于忍不住了,他放肆的把食物全吃完了。哐当一声,张以赏口吐白沫,讷讷道:“有毒。”说着晕了过去。付晨阳赶忙以一个1000000m的跨步赶到张以赏身边,抱起以赏,哭泣说:“以赏啊以赏,你别死啊~”说着,做起了人工呼吸。下一秒,也倒了。

(教学楼)
张晨依把周诗蔓五花大绑起来,喊:“兄弟,对不住了。”下一秒就拿起扫把拍了拍周诗蔓,试图唤醒她。

Chapter 4  另一个维度

(???)
钟芳打笑到:“哈哈,你们不会真的以为我死了吧?”
原来那条空间裂缝是一个跨维度传送门,人死后有种说法是上了天堂或下了地狱,而“天堂”“地狱”也是一个维度。钟芳打正进入了某个维度。
(某个维度)
张以赏在森林里醒来,问到:“这是哪里?”
“难道我死了吗?”
(地下室)
仪器在打斗时出了错乱。
金思思:“区!快跑!要炸了!”
在一次爆炸之前,金与阿区安全逃离了的地下室。但由于爆炸引起的波动吸引了一大波丧尸。
空间裂缝仍然打开着。

(教学楼)
周诗蔓的意识逐渐回笼。他感到身体里一股躁动的力量正蠢蠢欲动。此刻丧尸们也发现了她们。周诗蔓对张晨怡喊道:“是尸潮,二级尸潮,快走!”小依依还没反应过来,周诗蔓便大喊一声:“以雷霆,击碎黑暗!”方圆五十里的丧尸都被电无了。
“开玩笑,这嗓子,不是国服司空震就喊不出来”

(某个纬度)

张以赏边走边寻人的踪迹。这时一只兔子从草丛里钻出来,张以赏下了一跳。有了前车之鉴,他立马使出无形连环踢,没想到这兔子逊得要死,却被一一躲开。正当张以赏思考人生时,兔子开口了:“张以赏是我我是付晨阳啊!”张以赏心想:“兔子该红烧,烧烤还是清蒸?”

随后张以赏惊讶道:“我焯!”然后就哈哈大笑道:“被你自己搞的兔子给整了!”
刚好正是晚饭之时,一场的肚子饿了,他对付晨阳说:“你看天上”,然后一个不注意打死了兔子。以赏拿起旁边的木棍,经过了长达十分钟的钻木取火后,架起了死兔子,开始野营。

天空中突然打开了一道裂缝。两个人影双双落下。张晨依的脸完美落地,而周诗蔓也好不到哪去。周诗蔓拍了拍身上的灰。“张以贵呸,张雨伞,啊呸,张以赏,你怎么在这儿?”张晨依吐掉了嘴里的土。“是呀,不过这是哪里呀?”

张以赏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只有这晨阳兔吃吗?”张晨依说:“兔兔这么可爱,赶快煮了吧,不过还是烤了好了!”周诗蔓抢过兔子,刚好兔子又活了,一个回旋一脸踢到周诗蔓脸上。周诗蔓直接被踢倒在地,撅起屁股起不来。张以赏惊讶的看着兔子:“你怎么又活了?!”

晨阳兔道:“我又死了一个轮回!”
以赏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一个石头砸死了兔子。“付晨阳真是成精了。”说罢,就把死兔子扔进火堆里烤焦了。“谁变成兔子都行,就他变的,我反胃!”
张晨依说:“兔兔这么可爱......”“应该马上扔了。”以赏抢答说。

周诗蔓爬起来,将兔子从火堆里小心的捞出来。突然一阵雷光闪过,伴随的“嗞嗞”的声音。兔子变成了黑黑的灰。在张晨依和张以赏的惊讶目光下,耸了耸肩。“我不是故意的,不小心漏电了。”

张晨依:“你是不是该来句皮卡皮~”这时兔子咳了几声,吐出黑烟。

张以赏刚以为付晨阳变成皮卡丘了,走近一看,原来是他的手机漏电了。“焯!欺骗我感情!”一根树枝把它又插死了。

“好了,不要管晨阳兔了,我饿了。”张晨依大喊。周诗蔓也说:“朕准了。”“谁去找吃的呢?”三人看见又复活的兔子。
“朕以为,兔子找食物总是最快的。”“臣等附议。”
“所以......麻烦你了,晨阳兔!”

晨阳兔哼哼唧唧,不情不愿,一脸娇羞的跳开了,过了一会儿,带回了一堆彩色鲜艳的蘑菇,张以赏拿起一个蘑菇,一脸嫌弃的说:“你确定你不是在害我吗?”

晨阳兔:“不是的,这是新型蘑菇,吃什么颜色的蘑菇,人就可以变成什么颜色,就像是动物的保护色一样,吃了后系统会自动为你匹配相同颜色的人,你们可以交朋友,所以我是为了你好,不会被丧尸发现,赶紧吃那个棕色的,躲在树旁。”

张以赏:“我焯!和SB晨阳待在一起不如去死。”说吧,张以赏一口吃下蘑菇,口吐白沫,原地升天。张晨依和周诗蔓惊讶的看向晨阳兔起了疑心。

晨阳兔笑的一脸娇羞。“有个副作用,就是......”
“会飞?”“会死?”“会全身无力?”
张以赏的头发渐渐变长,胸前渐渐变大。
“会转换性别一天,还必须一天的那种。”
“所以,张以赏变成女生了!”
周诗蔓说:“张以赏,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以赏揉了揉自己的胸,说:“嗯!感觉还不错!”
张以赏招了招手把晨阳兔叫来,只见晨阳兔扭扭捏捏地扭过来,说:“干嘛呀?”张以赏微笑:“没干嘛,只是......吃你的去吧!”说着把蘑菇塞进晨阳兔的嘴里,突然晨阳兔又变回人了。
张以赏傻眼:“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