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要返校了啊啊啊啊&我不想当班长&其它的闲扯

明天,就是国庆假期结束的一天。这意味着——要返校了。我恐惧返校,比以往都没有如此恐惧过。因为这次有着我在高中的第一次大考——期中考。要考十门,凭借着我“优秀”的生物、化学、政治、历史、地理的学习,我现在是真真正正的可以做到选择题连错的壮观局面。我恐怕着,因为我是“代理班长”,考不好不就是丢了这个“班长”的脸吗?老实说,这次大考我一点希望都没有,包括我现在还屯着一堆作业没写。

其实我爸妈是很反对我当班长的,起初他们还有点高兴,向来没有当过班长的我怎么就当上了班长?一来是我成绩不好,我当班长我爸妈也认为是丢脸。再来是当班长必须处理什么班级的文件,浪费我的时间。

我们班主任叫“谢作区”,有时我们会叫他“阿区”或者是“蟹老板”。我们班的阿区可以说是把中年男性发挥到了极致,毫不夸张来说他的胡子直接围绕脸一圈。他有这至少20年的教学经验,所以用“深藏不露”这个词来形容阿区也是毫不夸张。我很怕他看穿我的小心思,每个人都知道,这么多年任教的老师,什么小把戏没遇到过?

    阿区表示到“教的最高境界就是不教”,他认为班长不重要、校长不重要,只要每个人自觉,每个人都想学,教和不教就没有区别。八成我觉得,在这次期中考后他会把我换了,让班级排名第一的同学当班长。那是不用想心里多少也是有点过意不去。

    我其实很憎恨我自己,每次回到家,总是心血来潮要学这个学那个,但是真正开始学习的时候,总会被手机吸引,除非我真的找到在学校的状态。这次月休回来也不例外,作业光只算作业就有二十一份 ,按张来算的话那有三十多张。这几张试卷我就没有一张是认真做过的。我最近越来越懒了,直到开学的前一天晚上才感受到——我的时日不多了!有些同学甚至有直接放弃挣扎的。

    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当班长,我也是操碎的心了。不过我也有一些自豪的地方,也让我学会了很多。有一次学校要求班级举办一个教师节主题班会,要求拍两张师生和谐相处的图片,我首先找了化学老师和班主任,跟他们说:“学校要求拍摄师生和谐相处的画面,老师可以一起拍一下吗?”老师都是拒绝的。后面我想了一下,可能是因为我说话的方式不对,所以我就改成了:“老师可以和我们合个影吗?”而用这样的方法来请求时老师都是同意的。这让我了解到了“话术”的重要。在教师节到来的那个月休我就没有休息过,我要找同学表演、准备PPT、安排节目,从中还要在群里与同学们积极讨论,同学们也挺配合我的,这让我少了不少麻烦。在教师节班会表演当天也是十分顺利,我自己买了花作为班级的花送给老师,且被班主任理解成“贿赂”,我十分不爽。不过班主任对班会还是很满意的,据他自己说,这是唯一一次他全班会都在班级里看的一次。

    而这次回来,又要设计班徽与运动会会徽、准备班服、准备班级大合唱等等,虽然这都是长远的计划,但是学校要求现在就要开始安排了。没事,反正下次换班长了,这个烂摊子也不是我接了。

 

       我非常想在历史的长河中留下我们名字,一个人从历史中抹除的第一步就是被人遗忘了。我很想让所有人记住我,但是我有没有这个能力。有时候就很想一个人静静的,我会思考我的人生,往我的处境想,有时候甚至会把自己想哭,但是最后我又会把自己引向积极乐观的地方。所以我迫切想找一个天台来放松我自己,在学校我还真的找到了,但是当天的日记我认为不好就没有录入进去。我在综合楼发现了一个没有锁的天台口,好像是学姐恳求不要关天台门的,我在入口处的锁孔里面挖到了那位学姐的留言,就是不要关门的请求。我有时会壮着胆子一个人在夜宵的时候跑到天台看星星,唱个歌。我喜欢看星星,我认为这是一种消遣,来放松我自己。

       高中同学皆知的一点是我喜欢皮卡丘,我会默默的暗示但是我并不常张扬。因为我害羞,为什么我喜欢这个生灵呢?不是小孩子才喜欢的吗?谁说小孩子才可以喜欢?我喜欢就是因为我喜欢,没有理由的。换句话说,可能是因为皮卡丘它可爱啊、萌啊、cute啊、lovely啊……还有更重要的一点是,我认为皮卡丘是我的好朋友,我可以和它讲一些我的小秘密、我的小心思,有时心情不好时也可以做情绪的垃圾桶。这只是潜在的原因,为什么真正喜欢我也不知道。但是毋庸置疑的它已经成为我的精神支柱了。

       写完这篇文章时,我又开始害怕起返校了!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