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高中日情谁?
也许高中时期有点情感是正常的,我庆幸我早在高二上学期就克服了我的情感。这次的这种“情感”倒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而是我的同桌身上。这等待他的是条崎岖的路,不知道他会漫步走完还是快步逃离。 大概是高二下学期期末的时候,他倒是和我提及了他有喜欢的人了一事。起初我倒没当回事儿,只觉得他这种“老练”的人不会对感情一方面上有多计较。不知有否记错,以往他还和我们…
thumbnail
走吧,走吧,可能要下雨啦
近些天我发觉我常把自己投身于作业之中,上了高三我也难免有些疑虑起来。一日复一日,每当我回想昨日的琐事时,只晓得晚自修下课后的冗杂,朝朝暮暮也并无什么特别的事。若说近日我的感受,只得抹去时间,用剩下的模拟卷和试题来体现时光的流逝。我很想进步,未来如同水族馆中的鱼儿一般,离我只有一墙之隔——咫尺天涯但又触不可及。谁都有自己努力的目标,我也是这样。她也许…
thumbnail
网站推荐|能力测试/心理测试/趣味测试|AI绘画
[warning]这里汇聚了我认为有趣以及有用的几个网站。在日常生活中,大家可以拿来消磨时间哦。[/warning] A real me:能力测试/心理测试/趣味测试网站 此网站致力于设计并开发原创、高品质、具时效性的各类有趣及有价值的测试产品。其范围包括但不限于心理性格、智力与各类知识、人际关系、影视文学作品角色等。我们希望通过这些测试,您可以感…
thumbnail
是你?是我?是他?
我可算明白这个世界不是偏袒于我的了,不信您瞧瞧——有些人总能做出别人不会做的题目,别人会的他会做,别人不会的他还会做。您说这可能是别人学的通透,在不擅长的领域,没人可以不一头雾水的。但您再瞧瞧:鄙人擅长信息科目,少说也编程有五六年了,和别人一比区别就显现出来了——我做对的题,别人也对,纵使不对,照样也有其他地方能对——一考完,又同分了。我堂堂实践了…
thumbnail
走吧,启程
解脱恐惧的一种方法是逃避。接到开学的通知,我比以往更加不想返校。即使到了学校,我这种“不想返校”的心理仍然存在。因为我惧怕高三的到来,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害怕。我想回家,想回到那种无忧无虑的生活之中。在返校后的前几天里,我还常常用“现在还是临时上课”的话来说服自己“我还不是高三”。高三那栋楼是让我不禁发寒颤的,我不想去那儿,那里仿佛是无尽的深渊和死亡…
thumbnail
我望向月球
期末考后不久的七月一日与七月二日便是我们最后一次学考了。因为高三已经毕业,所以我们的自习地点被安排在了实验楼里。 初到实验楼的物理实验室同学们便开始抱怨起这里设备太差——空调制冷不行以及没有其它设备。物理实验室除去四周的实验桌就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黑板还有一个用课桌充当的讲台。我对环境并未有多大抱怨,我认为只要有个单独的地方自习就不错了。 说起大伙抱…
thumbnail
你好!本喵来了٩(๑•̀ω•́๑)۶!
我依稀记得我高一刚入学的时候学校里有一只小猫,他大概是白色的吧,有时候在回教室的途中可以碰着他。我记得还用相机帮那只小猫和庄和旭拍了照片,只不过不知道是照片删了还是怎么样,我怎么都找不到了,也许……那只猫根本就不存在?有一段时间我好久没有见到那只猫了,我就询问同学那只猫的情况。其实上,那只白猫过的并不如意。同学回答我说,那只猫掉进河里淹死了,据说生…
thumbnail
失去生机的一栋楼
如同幻影般的消逝,那座建筑一夜间陷入了死寂,生机一瞬间被抽离。那些曾在其中活动的人群,有的洋溢着得意的微笑,有的掩藏着愁云满面,但不论怎样,当那一刻的铃声响彻云霄,他们如洪水猛兽般涌出,毫无挂碍、释放了所有的疲惫。 晚自修的钟声,已无他们的身影与之呼应。那座建筑,灯光黯淡,透过窗户,再也寻不到他们奋斗的身影。他们会去向何方?是否翱翔至梦想的乐土?还…
thumbnail
谁带走了我们的友谊?
如何定义“关系好”这是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日常生活中我们常说“我和某某的关系很好”。可是我就要钻这个牛角尖了,这句话的适用范围是什么?空间上,是家还是在学校?时间上是一年还是一个月?再者,这句话中的“很好”怎么定义?“关系”又怎么定义?我认为一段关系的好坏不是由人的主观决定的,而是由时间决定的。时间,或许真的能改变些东西——淡化别人的好,美化别人的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