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mbnail
鳌中!沦陷了!
只听一声巨响,付晨阳从梦中惊醒。他现是抱怨的“嘶”了一声。然后又疑惑的看了看四周,心里出现了一种恐惧——寝室里空无一人。正是夜深人静之时,寝室外的寒风拍打的树叶。风透过窗户的缝隙发出呼呼刺骨的声音。付晨阳的恐惧愈发壮大了,他把头死死的埋在被子里,等待着黎明的到来。 不知过了多久,付晨阳探出头来,外边仍是一片漆黑,好在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长久的黑暗,以至于不会从床上下来时摔倒。不知哪来的勇气,他决定去打开灯,然后走出寝室,看看同学们都去了哪里。打开灯,跌跌撞撞的走出寝室,和他预想的一样,寂静的四周闪烁的台灯,诡异的氛围让他的双脚颤抖起来。刚想回寝时,他听到某个寝室中传出音乐的声音,循声而去,原来是张以赏正在玩手机。
thumbnail
Twitter 访客 API 接口
前言 总所周知,Twitter的官方API需要推特开发者账号,申请流程非常麻烦。很久以前,我写过用Selenium来自动操作浏览器,以达到获取推特上画师mafumuffin的全部插画的功能。但是这种效率还是太低了,还占用了电脑的大量资源。近期我浏览外网时,看到了有关爬取Twitter的文章,里面提供了几个网友抓取出来的Twitter的查询接口,所以…
疏忽了……

以赏的篝火旁稳定运行了三年多了……但是由于我操作疏忽不小心把数据库中所有的文章删除了,用户数据也丢失了……现在正在努力抢修,目前只可以恢复我的高中日记了。

406 日 , 2023 11:25
thumbnail
大雨 After the Rain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 哪有什么风起云涌。 没有人愿意走一条平坦无奇的路, 没有人愿意看一张无理无奇的画。 何时可以征服崎岖的山路? 何时才能染上色彩的丰富? 误入深渊无尽, 误毁色彩缤纷。 不回头, 那是我错误的道路。 不后悔, 那是我错误的举动。 我明白、我错过、我得到, 我明白, 有些人也许不应该等待, 我明白, 我的未来遥不可及。 错过的, 也…
thumbnail
初见同桌邹仁栋
“那个……你编的那份试卷给我看一下。”我对邹仁栋说。“啊,”他迟疑了一会儿,“哦…那个啊。”我说的卷子是邹仁栋在家里编的一份“玄学”学科的卷子。本质上,那是一份融合了多个学科的无厘头的恶搞卷。邹仁栋是我高二的同桌,同时也是我高二第一位新认识的同学。而刚才的对话是我主动找邹仁栋讲的第一句话。“安培晋三在大街上______时被射死?A、散步B、演讲C、…
newbing太强大了

今天生日!分享一张照片吧!

newbing太强大了,刚上线时完全是一个有个情感的人类。但是17号(大概)微软做了限制,现在又是一个没有情感的搜索机器了!在很久以前就得知了科学奇点要爆发了,我预言在2024年左右,ai会发展到很强大的地步!

225 日 , 2023 15:26
thumbnail
烂了!全烂了!
碰!一声巨响! “我来点,我来扔。”我从邹仁栋手里接过鞭炮与打火机。前一秒邹仁栋还在和林硕硕开玩笑似的说在食堂敢不敢点鞭炮。我在排队,林硕硕在我后面,邹仁栋在另一支队伍。“你敢点,我就敢扔!”林硕硕说。我上去接过鞭炮与打火机后,转身面对着食堂一块空着的没人的区域。“哎,等下点完之后一定要转身!” 我和林硕硕讲,不过他貌似没听见。“哒——”打火机起火…
我不想睡觉,因为睡完一觉后就到明天了。

我不想睡觉,因为睡完一觉后就到明天了。
我摆弄着手机,刷着毫无意义的视频,还不如去睡觉?。
​明天会来的吧,终究会来的吧?
​假期结束的方式,并非一则通知,而是一阵呜咽。(假期并不美好,美好的是经历的过程。)
——《​走个形式·艾略特鲁迅合订本》

127 日 , 2023 18:17
thumbnail
关于我日记短暂公开的几件事情
前言 这是一篇严肃的道歉信,我将会在这篇文章里面阐述道歉的缘由与澄清一些事情。前天和昨天我在朋友圈和QQ空间上公开了我的日记。我是故意的,也是有目的的。请注意,我公开我的日记不是因为冲动,我承认我有不理智的成分在。我是有想过公开日记的后果的,我承认我公开我的日记对其中提及频次最高的两位同学的人际关系影响很大。直到写这篇文章时我才发现——这件事情真的…
thumbnail
期中考,我考差了,但是对我意义非凡
(一) 我从未想过我在高中时期也会遇上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回想高一,我还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我总想着找点空闲时间偷偷跑出教室去寻找独属于我一个人的快乐。 2022年1月17日,那天是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前些时候,我在桌上贴满了皮卡丘的贴纸以此激励我去认真学习。期末考试时,我的课桌恰好作为考试的座位,我便留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皮卡丘祝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