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头脑奥林匹克一事

说明:此篇日记由2021年11月26号开始起笔,直到2021年的12月5号也写完。当时由于写的有点太长了,不想录入到电脑中去。

提一下运动会的事情

学校将开展冬季运动会,原定时间是本周的周六、周日再加上下周的周一。不知道什么原因,将秋季运动会推到了下周的周四、周五和周六。原因在同学们之间众说纷纭。比较出名的有两种说法,第一种是因为周六、周日天气预报说可能会下雨,所以推迟到不会下雨的下周周四、周五、周六、另一种说法是因为上次月休只读了五天,这次要连续上课十九天(约三个星期),为了一个合适的理由来顺接,所以故意推迟了。(2021年11月26号写)

关于运动会,我并没有作为运动员参加,而是去申请报名了一个志愿者。志愿者主要是进入场内看人的,因为观众不可以入场,为防止恶意的闯入所以要有人看着。我被分配到主席台下面防止有人从台上的通道进入到操场中去。具体情况还要等到运动会当天了。(2021年11月27号写)

起因:老师公布了一份比赛文件

话说回来,除去运动会这事,其实还有一件关于比赛的大事。大概在上个月的时候,我们的信息老师陶丽公开了一份比赛文件。比赛名叫"头脑奥林匹克",但实际上这个头脑奥林匹克并非我们常听到的"数学奥林匹克"没有什么关系。比赛主要是来锻炼同伴之间的合作力与创造力的,比赛由两种题——长期题和即兴题(因为这是市里第一次举行这种比赛,所以取消了即兴题)。本来是要去温州参赛的,原定的时间是11月27号,但因为疫情原因推到了下周三(即1号)并改为线上举行。(2022年11月28日写)

练习:我其实在放水

这两天都在不断排练,说是排练其实我过去都是在放水的。起初我并没有意愿参加这个比赛,但是我们班有两位女同学硬要扯我过去,我在左右争了好久之后便为难参加了。大概是我过去了,我们班也有一群人想参加,在分配了许久之后,我们学班派出了两支队伍——Workout队(我参加的队)和金星雪浪队(由我们班两位同学和13、14班的同学组成,共七人)。(2021年11月29日写)

从我们报名那一刻开始,我们便开始"排练"了。说是"排练"其实是在不断不断争论、改剧本。我选了一个最放水的角色——钟(就是当个拿钟的墙壁)。我们队的排练实际上在29号[正式开始,不过我们26.27.28号的第二、三节晚自修也去了综合楼的剧社去"表演"(顺带一提,剧社是信息老师陶丽向校申请开放给我们使用的)。实际上,我每天过去的工作就是打开剧社的小米电视看动画片——神奇啊呦。(2021年11月30日写)

因为我们学校派出了两只队伍,所以有时候会共用一个剧社一起排练,借此机会我认识了很多在13、14班的同学。我会放上几张照片,因为我在参加比赛的时候真得很开心。

在正式比赛前两天,我们都在"加班加点"拼命地赶着剧本、赶着动作。在比赛前一天,我们马上要去剧社欲演时,发现剧社的门锁住了。因为快比赛了信息老师也过去了,大概是因为社团与大扫除的原因我们申请开放的剧社别某一位老师误锁了。当时我们是非常非常急的,陶丽老师也不停在给学校的相关人员通电话(顺带一提,陶老师在学校的"身份"还是挺高的。)。我们打听到开门的钥匙只有两个老师有,一个老师在平阳,另一个老师在校外。我们必须等其中一个老师过来才能开门。等候的时候金星雪浪队在试穿服装、我们队的同学在争论剧情(对,在比赛前一天还没定剧情),而我在尝试用工具把锁打开。我去楼下找了螺丝刀、锤子、剪钳等等一系列"维修工具",我们队的几位同学看到我在不断地破坏门锁,也加入了进来。结果是锁没有打开、门没有拆开反到是把门锁的构造研究了一遍。

趣事:陶丽老师买夜宵

等了大概有半节课,开门师傅终于来了。当天其实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情——陶丽买夜宵。由于我们在"排练"的时候都很饿

,而我又私自去出偷买夜宵回来吃,引起一大批人想吃夜宵的冲动。一共有六个人想吃,一共买七个鸡排。但他们又不想跑腿,而且学校明文规定买太多夜害会进学校的黑名单里。所以,陶老师就打算拿着六张卡去帮我们买夜宵。我觉得老师这样很不像话,就一起跟过去了。路上老师说了一句:"夜宵有什么好吃的,我当时在平中(公办排名前二的当地高中)……"。我马上先一惊后接着说:"老师平中毕业?学历这么高?!"老师先是一笑,后谦虚说道:"哈哈,我也没有…"我又说:"听说来整中教书的都是本科(口误)...毕业的。""没有啊...哈哈",老师笑着说,这在研究生毕业的很多呐......"。

 

到了食堂,面对长长的人群老师当然是——选择插队。我现在还记得当时那尴尬的场面。"给我一个鸡…(打断)""一个鸡排""啊...(打断)""一个鸡排加面""阿姨,一个鸡排.......(又被打断)"老师少说有插了三次队,最后一次终于成功了。由于老师手上有六张卡,其中一张卡还要刷两次。老师每买一个鸡排就换一张卡,卡扔来扔去,鸡排在手中递来递去。最后多拿了一个鸡排凑起来一共七个(其中有一个鸡排没有刷钱)。在去小卖部买水的路上,老师还担心我心里过意不去(其实当时也没有这么过意不去)她跟我说:"刚刚有个人买鸡排阿姨只误按了0.5元,失误是难免的啊......""对...对啊!"(2021年12月1日写)

紧张:快要比赛了

比赛的前一天,我们终于完整地走了一遍流程。在这一天我们在不停地寻找细节去改善。我也"认真"地排练了很久。和同学拍了很多照片,因为我们都知道——过了明天,这种排练的快乐就结束了。我们最后的一个部分还没排好,但时间有点不够只能明天表演前排练一下。

 

比赛当天的早上,有两个同学在改剧本。我们上完早上三节课就出发到现场准备了。我到剧社时,金星雪浪队还在比赛,可惜没有录到完整的表演片段,但是我拍了几张照片。每一位同学都十分认真投入。正式表演完后,评委会在线上提问,我大概听了听评委的语气,是很看好他们的表演的,我也希望他们拿奖为鳌中争光(但是其它学校开挂,设备太先进)。全员到场后,我们送给他们响亮的掌声,并帮他们拍了照。一打听,老师说有个高中(忘了是哪个了)有九个队来参加比赛,我们仅有两个——是很少的。再一看别人的场景与道具:大舞台、精美服饰、后场配音......样样工具齐备而很先进。而我们仅有一个手机、一个教室,这给了我们不少的压力。(2022年1月2日写)

正式到我们表演了,表演异常得顺利。但是到评委提问的时候。我们就有些不知所措了。说"我们没有把小车"放进密室逃脱里,但是在此之前发给我们的文件中并没有提到"小车"所以根本就没做。后面还说是"我们跑题了"。不过评委看到我们仅有2元成本的成本还是很高兴的。(2022年1月3日写)

尾声:请老师吃饭

 

当天表演完,我提议让信息老师带我们去教师用餐处吃饭,老师同意了。我们便跟随老师去了教师用餐处。教师用餐处在食堂三楼的"天平小房间"里。里面有得多小房间,小房间内是类似酒店餐馆的摆设。有两个阿婆打菜,老师去找阿婆打菜时,阿婆拒绝了。毕竟我们人这么多,但是老师和阿婆争起来了,说是请比赛的同学吃一次,人太多了菜会被打完。我们提议去学生餐厅吃,让老师和我们一起坐,老师在与阿婆争论的时候,我明显感受到伤心和失落。

在学生餐厅,我花巨资,请老师吃了一顿7元的大餐,而这次比赛,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结束了。(2022年7月9日)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