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就这样过了?

回到学校的第一感觉就是变化真大,不仅仅是我高一升高二的新鲜感,更是学校的本身的变化。首先是学校的外貌变了,开始修建北大门、重新刷了一遍墙、换了新的小卖部、换了新的教室电话,其次是校服的设计改变了、部分制度也改变了。不少同学觉得“还不如原来的鳌中”,我也不经意地发问:“鳌中还是原来那个鳌中吗?”

但愿没变,也希望没变。俗话常说,“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依照我的理解来看,鳌中的“内核”是没有改变的。学校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教学资源交付给学生,为的是让我们有更好的舞台去表演我们的未来。当然按照不太好的方面来讲,是想招更多学生、更好应付教育局赚更多钱,这也是没办法的,难道学校会和名誉过意不去吗?但我认为鳌中也是有变化的,至少在我们同学之间认为,同学的各方面素质是一届比一届差的。人们常用“中国式家长”形容我们的父母,我发明出一个词“中国式学校”来概括我们学校。因为我很好奇这个公立学校的下一步到底是什么。

在暑假里我最伟大的成就也只是用 Python开发出一个工具箱并掌握了一门叫 JavaScript的编程语言。返校,最让我紧张的事情就是起初考了。同学的实力都很强,而我却是唯唯诺诺硬是什么都不会。虽说同学们暑假都没怎么学,但起点的高低显然还是有差距的按照往日高一的经验,起初考对我的打击还是很大的。

十月份有个信息创新的比赛,本应当暑假做的,但因没定好选题,还没有开始...

最近我总能静下心来完整度过一整节晚自修。这并不符合我的性格特点,不是那班级的规章制度促使我这么做,而是她来了——淑琪回到教室了。记二〇二二年九月初。

返校考考完,我就觉得我没戏。光是对答案我就觉得已经死了。我甚至可以料想到出成绩那天晚上,同学们都在列表上找自己名字时一个名字赫然出现在列表末端。也许那时他们会想:“啊!没想到张以赏是个差生。”被嘲笑当然也是在所难免的。我并未习惯被人嘲笑,但是我理解别人的嘲笑。也许,这是人之常情。你想啊,上课讲题时总会把错的少的一面出来给同桌看;总会把错得多的一面遮掩住,不就是为了怕被嘲笑吗?这种难堪的事情,我也不是第一次经历了。哪怕只是被偶然看了一眼,然后再转过头偷笑,这是一种哪怕多种不舒服的感觉!自然地,我也理解他们自信的心理,当然同学们自然也是无恶意的,我也只是希望同学们在准备发出内心愉快的同时可以给其他同学一个台阶下,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暗暗自喜,多一份包容。我同时也很看好我的同学们,即使我讲出考试考差了之后,他们也会反过来安慰我:“没事!大家都很差!”我才刚步入新班级,希望同学们可以共同进步吧!

晚上闭上眼,我脑海里总会浮显出一个人的样子,直到审美疲劳看得实在陌生了,才挥洒而出。那个人,她就是淑琪。我不知道是怎么了,而我主观臆断对她并没有那个意思。而且在QQ上我俩也聊过类似话题,她对在高中谈恋爱简直就是嗤之以鼻。

况且我也觉得在高中谈恋爱也没啥意思,再者在QQ上我俩明确表明了只做朋友。我有跟她说过,我有点暗恋她,但我也是一口否决,双方都只做朋友又可以出什么岔子呢?

有时候,我总会不经意间去关注她在做什么,眼珠子也会时不时地转。有时候,仅仅是和她对视了一眼,我也会觉得无比开心。我常会做在教室里写作业,我总会写烦,让我很急燥,但每次我望望她我总可以沉下心来,克制我的性子。因为吧,也许吧总有一种声音告诉我:“有一个不仅仅是喜欢的女孩子在教室里与你一同学习,还有什么比坚持更重要的呢?”

这让我很难堪,但也让我很快乐。难堪在脑海中总会浮现出她的身影。快乐在她总能在脑海中激励我。在独处的时候,我也常常会想,未来是如何,过去又如何。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而我也仅有努力学习去往美好的未来了……

 

上课突然想到旋律,用 FL 写出来了,致淑琪

不好意思唱出来,歌词如下:

淑琪~淑琪~你是我心中最亮星

不知道何时才能降临

每次看到你我就充满的耐心和真心

写于 2022年9月1日-9月2日

日记原稿: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