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浅地蹲一下局子

昨天(8月31日)下午我正在上物理课,一通电话打破了教室沉默的氛围。打电话给班主任的是我妈,她想让我请半天假。我问我妈什么事情让我请假回去,她不说,说是回家跟我讲。我听她在电话中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估计是件大事,并同意了。晚上十点晚自修下课回去。

我还以为是死人了,没想到我想太多了,十点一放学,我走出校门。父亲在那一个劲地吸烟,我走出去,问,“什么事”。他跟我说,问我有没有出去干过什么坏事,或者没有没在网上做什么违法的事。我说没有。

坐上车,他开始跟我讲述事情的起因。今天下午,我爸接到一通派出所的电话,说是要把我带到当地派出所做调查。我爸问是哪方面调查,电话那头也不讲,就说要我本人到场。我爸说我在读书,可不可以晚几天,派出所也是拒绝,说是要马上,这事情可拖不得。

我爸有怀疑过是骗子,但电话那头声称的是本地派出所,也没有诈骗电话那样的废话,便当真了,也确实是真的。

车上,我妈问我有没有在网上做过什么违法的事,说要仔细想想,不过我想半天也没明白——我能违什么法?后来我把我认为被视为违法的翻墙一事说了出来。我妈再三跟我确认与了解,判定可能就是这件事。我说:“我就是去国外看看新闻,看看图片,又不反共,又不台独,我一个爱国的人还可以干什么?”本来还想着回家来一发,这一件事让我毫无兴致!

次日,我父亲与母亲老早就起来了,在家里也是一句话也不讲,还抱怨道:“唉!我因为你的事真是操死心了!”在八点,我爸妈要把我带到警局去了。路上,父亲也是一个劲吸烟,半天没到已经抽了两支了。途中找了一下派出所,总之就是到了。

接待我们的警官让我们在门口沙发上等候,我无事干,四处张望,打开了录音机。我妈打开手机看了眼微信又关掉放回去,我爸就坐那儿发呆。

有个警察从后面的门进来,嘴上说话一句一个TM。把我和我妈带到楼上。我看了看,这里应该是做反诈的。那警察打开电脑,用的盗版win7,进个后台看见一个人的3000块钱冻结了。“卧槽!”,他骂道,“TM的三千!”看见他电脑上有一堆“复核名单”,他又历声抱怨,“MD,TM还有这么多人。”听到这里我放松了。原来是认为我有诈骗的嫌疑。后面他给我做了笔录,还检查了我手机,发现我在录音后便把录音关了,然后把文件删了。还说:“我们人民警察在害你吗?”不过后来,他好像不骂脏话了。查手机时,发现我会翻墙,问我翻墙干啥。我说,就看看新闻的。他说:“国内新闻不够多吗?还去看国外的?有反共的言论!!”我怼他:“开玩笑?!我一个那么爱国的学生去反什么共?!”

总之,结果就是做了笔录、上交检查。通过后,便让我们走了。路上,我妈还在和亲戚讲述此事的结果,我也吐槽道:“我还以为多大点事。”有说有笑回去了……

写于2022年9月1日

附原稿件: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