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考二三事

今年的七月二日和七月三日便是我们人生中第一次的大考,学考。七月二日上午的八点半至九点半考历史,十点半至十一点半考生物,次日考化学、地理,时间与七月二日两门相同。

七月一日下午上完两节课后就开始布置考场,高一同学在此之后会被安排到食堂二楼自习。高二也有学考,其被安排到实验楼自习。

食堂里六百多号人被安顿到同一个房间,没有墙壁的间隔,使得食堂里的氛围变得异常奇怪了起来。食堂椅子坐着不舒服,非常硬,桌子又高,同学们也多少有些反感。晚自修时会有班主任和段长巡段,坐在一起的同学别提有多憋屈了。食楼三楼有相对应的老师给同学答疑,多多少少去答疑的同学只是去散个步罢了。晚自修下课我会跑到食堂最顶层去,尽管这并不是整中最高的建筑,但从上往下跳去也有几分惬意。记得那天晚自修,同学们都去到食堂的外侧楼梯那里玩的玩闹的闹,也给平时本寂静的食堂添了一股热闹的氛围。

令人最值得回忆的是有两位班主任,侦察能力极强,几手是一抓一个讲话的同学一个准。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她们长得就是一副不好惹的样子!

七月二日的一件事不得不说一下,上午老完学考,下午就是在食堂自习,实际上我并不知道自习到几点,大概是到下午三点半的时候有一节大课间。同学们也分散出去活动,当时我一度以为到了自由活动的时间。在小卖部买冰棍的时候我碰到了买完辣条的十一班同学潘友潮便借题发挥,聊起了技术上的问题,便和他一起去结完帐准备回食堂。路上也恰好碰见了从小卖部买完饮料过来的林硕硕,他问我要不要回寝洗澡,本来我是想着先吃完手上的冰棍,然后差不多时间了再回去,但又想了想先洗也没差多少,便和他一起沿小路回寝了,与我们一同回寂的还有跟我聊天的潘友潮。

虽然已经到下午三点了,但太阳还是依旧得大,过桥时我们三人都被太阳晒得不行,不过还好有风吹过,不至于热死在路上。到寝室后又与潘友潮聊了回天,有点把林硕硕孤立了,便开始洗澡。洗完澡后,林硕硕仿佛察觉了什么,开始担心不是自由活动时间了——寝室除了我们三个其他人都没回来。林硕硕匆忙忙穿好衣服准备下楼,我也早就穿好和他一同下去了,潘友潮不洗澡全程是跟着我的。到楼下后,林硕硕从寝室的小路看向食堂——果然没人。我们之后才到,他跑太快了。食堂的一侧门已经锁了,他回来,我们打算从另一侧大门进去。我便走在前面,其后是潘友潮最后是林硕硕。上食堂二楼的楼梯口有两位老师站那儿,其中有一位是那侦察力极强的七班班主任。我顺利从她眼皮子底下过去了,但他们俩被拦了,便把我们仨叫住,问到:"诶!为什么你们可以在自习时间去小卖部买东西?"。我左右看了一下,一个拿着冰红茶,另一个拿了包没吃完的辣条。"没有,我们是刚下课买的,刚刚我们回寝室了……"林顾硕回答。"谁允许你们回寝的?不可能吧?现在都...都过去1个小时了!"那老师开始皱起眉头了。"我...."我刚想说话,被潘友潮打断了,他讲道:"就是......没有!我们以为刚刚下课是自由活动时间,所以......"老师不耐烦了,说:"好了!什么都别讲了!"然后拿出手机拍照发到了微信群里。转身后讲:"自己上去和班主任解释!"我到是很生气,但又没有办法,只得上楼。大概是下午四点了,此时太阳已经被厚厚云遮住了,很凉快。上楼后,向我们迎面走来的是面带微笑的班主任。"你们干什么去了?"他显然已经知道了。没有没有..."潘友潮连忙解释。班主任皱起眉了,重声说到:"你哪个班的?我不管你,一你回去!"潘友潮还在解释。班主任又重声轻骂道:"你回去啊!啊?回去!"之后班主任让我们站一边儿去,给我们反思,我眼睛左瞟右瞟,我乘着班主任转身后向座位上嘲讽我的同学竖了竖中指,而林硕硕站在一边儿,保持手势,双眼保持无神,过了一会儿,班主任过来,跟我俩说,一定要有时间观念和紧迫感。并开始阴阳潘友潮:"那是十一班的潘友潮吧?!很会狡辨,下次你们做了错事被老师问起时一定要认错,除非老师问你原因,不然……"之后我们回到位置上,这件事也以扣分的方式尘埃落定了......

其实学考时候我们几位男生聊天的内容也是很多样的。其中也不劝谈及一些八卦和高中前的故事。我有位同学叫白治鑫,选科与我一样选的是物化技,因为物化技开设的是两个班,也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俩分到一起去。有次吃饭时偶尔听见他给我们班的另一位同学讲手机关于ROOT的事情。我一听就问他:"白治鑫,ROOT都知道,以前是干嘛的?开挂的吗?"「ROOT定义上是指Linux系统的最高权根,而我们用的安卓(Android)手机系统是基于Linux的。厂家在卖手机时一般不会给用户ROOT权限,为了防止自家设计的安卓系统被抄袭、窜改。而玩游戏时,部分血量、全币等数据是保存在手机的内存中的,通过ROOT权限可以窜改来达到开挂的目的。而ROOT被用于指获取安卓手机最高权限的这个过程。」很难想象竟然有人和我干过类似的事情。七月三日晚自修快下课时,他又提及这个事情,我问:"你知道烧饼修改器吗?""哈",他笑到,"知道,不过我觉得八门神宽更好用点。唉,电脑上那个修改器知道否?""CE修改器吗?早用过了!"我问。对对对,他说,你以前用来改过什么的?"啊",我说,"以前用来改软件试用。试用30天,给它改成试用3万天。""啊?",他疑惑,还能改这个?"之后他应该回忆了一下:"我记得当年我改得最好的游戏是那个什么枪战。""全民枪战?""对对",他回答,然后他又感慨到,当年修改器乱杀!""想当年我还不会开挂的时候玩《我的世界》服务器,人还在砍树,别人已经钻石套乱飞了!"我说,然后我们笑笑。晚上回寝,我了解到,他居然还知道黄鸟抓包。「黄鸟指的是安卓手机里的一款抓包软件,HttpCanary。这里的抓包指的就是把软件与服务器间通讯的数据抓获、查看、窜改。」他还自信地讲道他最近在外网的"先荣伟业"——在学习王者荣耀过人脸识别。其原理就是窜改游戏服务器与游戏的数据,让游戏误以为人脸识别过了,但抓包白治鑫还用还不是很熟练,目前只成功了50%。他问我,我以前还用过哪些软件,我便说我自学过易语言。「易语言是一款编程语言也是一款编程软件,由国人开发,其特点是中文编程,而且有强大的第三方模块。因为易学易用常被国人拿来做病毒、外挂等」果不其然,他知道,还说他本想学。我说,这个学会了可不得了。寝室里有其它同学感叹道:"白治鑫,你以前这么牛逼的吗?"

白治鑫则双手一摆:"开玩笑!当年写个脚本还不简单?"我补充道:"想当年白治盒开挂的时候,你还在省ABCD呢……"

其实白治鑫还会的东西很多,有一部分因为涉及专业性的知识并未研究下去。而对于我来说,认识白治鑫仿佛找到了和我同一时代的人,至少也证明我也有过那童年时不断试错和探究的经历。我有时也会佩服他,当时他开始研究开挂的时候,可能我的信息知识还不如他。所以我才对别人和他说:"当年白治鑫到底干了哪些事一直是个谜。"另一方面我特别欣赏他,他在当年也有与我志趣相投的事情,也有怀着一颗探求真理的心。我认为不管是去钻研什么事情,我认为都是好的,一方面获得了知识涉及了新领域,另一方面绘制出了令人怀念的童年!

还有一件我有点想讲又有点不太想讲的事,就是涉及情感方面的事情——找个对象,处个女朋友。个人是非常反感在高中阶段处对象的,我在《学考与期未考该怎么办》日记中提到过我对谈恋爱的看法。但我党得有必要展开讲讲。我首先有分析过我反感的原因:一点是学校明文规定不能谈恋爱,而部分同学不老实——打破常规。另一点是我觉得几位谈恋爱的同学都太俗了,谈得都没一点新意,都没有成熟一点的。所以谈恋爱对我看就是一件小事,除了日常听听八卦找点乐子就没什么好在意的了。但如果我细品,其实爱着一个人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但不能想太多,因为如果多想想我会感受到如释重负的压力压到我身上,一方面是身理方面,另一方面是作为一个所谓"家庭"的心理方面。自高中以来,我其实爱过很多人、很多东西,当然奇怪的是大部分人接受的是对同性叫喜欢,对异性叫爱。

前段时间我与我们班一位女生走得比较近,话说得比较多,就被人传八卦了。当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但同学传得实在太开,差点我自己都信了。事实上我非常讨厌谣言的爱,听见别人说"在一起在一起"我就必须强求服从吗?但是如果他们想一想,若我真要谈恋爱,我一个翻墙被处分的真没一点动静吗?若我想处,还没必要等到别人知道......

对于高中我喜欢的人,我可以毫不犹豫告诉你下位几位同学林星辰、张淑琪[高一期末与我传纸条那位]、周诗蔓、陈艺等等,因为你们对男的不感兴趣,所以就不写了。现阶段我比较喜欢张淑琪一点,当然他仅是一个代表,我是一直把我所爱的人或事物当作我所爱的人物对待的。这会给我一种甜蜜的感觉。总之,我不谈恋爱的原因是我不能完全把握谈恋爱的方向和我没有能力承担恋爱时给我带来的压力。当然,若有一天用种甜蜜的感觉胜过上述两者的话,那我恋不恋就不清楚了。我的恋爱我作主,管别人如何!?

学考是高中的其中一个大关,学考前我匆匆复习,学考后我战战栗栗。也许有时我在回忆以往的经历时也在不断创造新的经历。也许多年后,我再次看到这篇文章时,也会会心一笑吧......

最后析求2A2B或3B1A或4B,求求求!

愿你一帆风顺,水逆退退退!

2022.7.3日学考刚结束 晚自习

「。。。。。。」

「。。。。。。」

「。。。。。。」

「我失去的太多了,高一已经结束了,好像还没和高一的同学好好认识一次呢......」

「很多东西,只有当你失去了,才会感受到它的珍贵。」

「很难想象,高一已经过去了。」

「感谢高一与我作伴的你们,谢谢。」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