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同桌邹仁栋

“那个……你编的那份试卷给我看一下。”我对邹仁栋说。“啊,”他迟疑了一会儿,“哦…那个啊。”我说的卷子是邹仁栋在家里编的一份“玄学”学科的卷子。本质上,那是一份融合了多个学科的无厘头的恶搞卷。邹仁栋是我高二的同桌,同时也是我高二第一位新认识的同学。而刚才的对话是我主动找邹仁栋讲的第一句话。“安培晋三在大街上______时被射死?A、散步B、演讲C、嫖娼……嫖娼…哈哈哈哈!”我在位置上自顾自偷笑,还称赞了邹仁栋卷子出的有才。他给我的卷子是A3纸大小的,试卷中的字体与排版都与正儿八经考试时的试卷一样。出于好奇心我问邹仁栋他是用什么软件做的,他说他用WPS。我说回去后记得把WORD文档的模版发我一份,我也想出卷。

邹仁栋以往不是很会说话,说得直白点就是情商不高。这点我是有所体会的,初与他做同桌就认为他是一个很厉害的人。邹仁栋理科思维很不错,有时候别人想了半天没做出来的题他做出来了,他就安耐不住自己激动的心,向周围的同学自信展示自己的成果。这很正常不过了,他激动时就会这样。有时候他听到老师在讲一道“简单题”他也会忍不住跟我说一句:“卧槽,这题不会怎么的选的物化?”我微笑点点头。实际上,我这题写错了。印象最深的一次大概是有次他在寝室里抠脚还是什么,他对我说:“帮我拿张纸。”我去他柜子里翻了半天也没找到一张纸。他又补了句:“帮我拿张你的纸。”这是挺让人火大的,更让人火大的是他总把他的东西放我柜子里。有次我问他为什么总放我柜子时,他回答——他柜子太脏了。“脏你不会擦一下吗!?”“嗯…等我非常有空时……”“你现在没空吗?!”“……”他当时好像没回答。留我一个人气愤半天。

不过,奇怪的是,有一天他回寝时突然跟我说:“以贵,东西总放你柜子里不好,我拿走了些。”“不是你柜子脏吗?”“我擦过了。”虽然以前邹仁栋老用我纸,有次我纸用完了,他也毫不吝啬地把纸全部给我。渐渐地,柜子里的东西我们都一起乱放了,纸巾也一起共用了。有次晚自修他突然和我抱怨说真的受不了陈国俊了。陈国俊是我们班的同学,我和他不熟,就问邹仁栋发生什么事情了。“虽然我情商比较低吧,”他做出一个无语的表情,“但陈国俊是一点都没情商……”从那天后我发现,邹仁栋虽然也没有那么出语伤人了。“我想在教室里放歌……但我真不想让那玩意听到……”邹仁栋说,他指的是陈国俊。咋了?”我问。他回答:“妈的,每次放歌他总冲上前去说什么‘这有什么好听的’,搞得自己很清高一样。”“对哦,”我说,“靠,不爱听可以不听,他自己又不敢点,真无语!”邹仁栋会有那么点会说话了,我自然很开心。

让我惊讶的是,邹仁栋几乎可以辨认出全段的同学认识的人很多。高二的体测时,邹仁栋从操场上跑过,有一堆女生对看他喊:“邹哥!邹哥!”据他说,他高一交了很多女同学,在路上打招呼的是关系比较好的同学,直接上去打屁股的是关系好到不能再好的同学。有很多女孩子被邹仁栋吸引,在除夕夜时甚至又被女生表白了。那女生发了一条朋友圈:“我喜欢你(仅你可见)” 被邹仁栋婉拒了。我的那事之后,邹仁栋和我讲,他以后找对象决不会找一个爱喝茶和节日送礼物的。这与我的观点不谋而合,我认为这太走形式化了,太把情感停留在物质层面上了。

邹仁栋是个乐于分享和善于表现自己的人。记得有次晚自修邹仁栋和我聊天聊上劲了,他拿出一本字典,翻开中国地图那页。我还在奇怪他拿出地图干什么,他便在地图上涂涂画画了,说高一寒假那会儿,他带着表弟去了趟海南。不是家长带的,也没有事先规划,就是说走就走去了海南。他说他买了趟去福州的机票先是去了福州,而后觉得没意思,又买了张机票去了海南。我问他:“不是要查健康码吗?”他回答说:“不是本省的健康码根本不看……”我又问他:“那晚上住哪里?酒店不很贵吗?”他说:“随便找一家饭店一样的酒店借宿就行……”我很兴奋,听到他的经历。我问:“那你家长知道吗?”他回答,当时他爸在外地,他妈去了杭州,一共给了他四千块让他在家和他弟呆一星期。“所以你妈到现在还不知道?”“当时被她知道还不被她打死?”“现在应该不计前嫌了……”

实际上,邹仁栋并不是一直没犯过什么事儿。他初中在苏步青读的,依他讲,他被记过大过一次。初中时,他有个癖好,就是特别喜欢去撞女生。他回忆说,他常常故意冲到好看的女生前面,然后撞一下,接着假装摔倒,让那位女生向他道歉,从中得到满足。有次,应该是用力过猛了,把人家撞倒在地上(磕到了牙还是怎样)。教务处一调监控发现邹仁栋是个惯犯,便下了处分:“邹仁栋…思想不正确…”什么什么的。初中时,邹仁栋的成绩其实很差,本来以为连高中都考不上,后来是因为家庭的责任感还是什么发愤图强了。

到了高中,邹仁栋成绩一直都很优秀。有次还和我调侃,说他是“靠天天赋”学习的,我很羡慕,可我一心只想去玩儿。

后来啊,我了解到邹仁栋家里并不是很乐观,可以说是“寒门”了。他小时候常在墙上乱涂乱画,老家的墙被刷了一次又一次,不知怎么,他便练出了一手好字。邹仁栋厉害的地方往往在于总是在不经意间掌握一项本领,总是在不经意间领会一件事情。“寒门出贵子”也许说得就是邹仁栋吧。虽然还没毕业,但我至少看出他的努力了。上了高二,邹仁栋也并不总是一帆风顺的。

他以前的同桌是陈祖瑶,高二他分到十四班和林硕硕做同桌去了。还有些以往和他要好的几位同学刘享、陈银凯等也分到十四班了。渐渐地,邹仁栋和他们疏远了,这难免会让他有些沮丧与失望。我认为邹仁栋他最大的弱点就是太容易飘了,每次考完试他总会开心那么几天,那几天情商会特别的低,还有就是经不起批评,当他被指责时,他总会过意不去,这也许是件好事,但迟迟走不出来反倒会出问题。

我问他有没有在鳌中做过最后悔的事情。他说他有点对不起他高一的化学老师王松原。王松原老师不凶,而且很看好邹仁栋,即使在邹仁栋化学飘到低谷时也仍然鼓励他。总之,主松原老师对邹仁栋抱有很大期望。化学学考时,大概概是邹仁栋紧张了,只考了个B。邹仁栋说他现在甚至不敢去和王松原老师见面(王松原老师仍留在高一教书),邹仁栋听出王松除老师声音像是腾蛟人,本来还想请他吃顿饭来看,但因为化学考了B,甚至害怕去见王松原老师,他有段时间甚至不敢出家门,怕和老师撞有到。有次知道王松原老师家住昆阳后才敢出门……

2023年3月19日

评论

  1. XinYu
    Windows Edge
    10 月前
    2023-8-14 12:43:42

    嗨嗨嗨

发送评论 编辑评论


|´・ω・)ノ
ヾ(≧∇≦*)ゝ
(☆ω☆)
(╯‵□′)╯︵┴─┴
 ̄﹃ ̄
(/ω\)
∠( ᐛ 」∠)_
(๑•̀ㅁ•́ฅ)
→_→
୧(๑•̀⌄•́๑)૭
٩(ˊᗜˋ*)و
(ノ°ο°)ノ
(´இ皿இ`)
⌇●﹏●⌇
(ฅ´ω`ฅ)
(╯°A°)╯︵○○○
φ( ̄∇ ̄o)
ヾ(´・ ・`。)ノ"
( ง ᵒ̌皿ᵒ̌)ง⁼³₌₃
(ó﹏ò。)
Σ(っ °Д °;)っ
( ,,´・ω・)ノ"(´っω・`。)
╮(╯▽╰)╭
o(*////▽////*)q
>﹏<
( ๑´•ω•) "(ㆆᴗ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ource: github.com/k4yt3x/flowerhd
颜文字
Emoji
小恐龙
花!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