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witter与mafumuffin认识&班级劳委 – 高中生活那些事

在读以赏的高中日记之前需要知道的一些事情

以赏就读于当地的鳌江中学;鳌江中学通常就读两个星期(12天)而放假2天;文中的月休指的是学校的假期;鳌江中学中有一种“留段制度”,若在在校的时候扣分达到了4分就会延迟回家,第六次留段会直接劝退哦;以赏的日记中没有太多专业的术语,也没有高级的文笔,涉及到一些不常见的名词的时候都会括号标注

 

我不是救世主

更不是你们口中万能的神

请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

 

我是个普通人

我和你一样

和你们一样

我不想攀登高耸的山峰

 

什么也不追求

什么也不停留

时间匆忙的走

而我只想

让你们——

把我的名字记在心头

 

我将会用花花绿绿的笔写下这几天发生的事情,若你想阅读就费点力气吧!若你半途而退,这很好,这达到了我的目的——让你不想阅读。

 

开学前不久(其实很久了),我在BiliBili上刷到一个名字叫做“pkdn 空动画 - 不能说”的视频,原视频标题是繁体的,这种视频出现在我的主页上必定不是什么低创视频。所以,我就点进去看了,毕竟封面是皮卡丘&伊布,而视频的内容大体就是用手书的方式描绘了皮伊直接的友谊(实际上是依照 精灵宝可梦 探险队 游戏 而制作的)。

本来我对这个是没有什么意思的,但是我被它的画风吸引,有看见视频弹幕上划过一个“有刀子”的弹幕。我又游历了一遍评论区,才发现这个游戏并没有这么简单,里面演绎的剧情一定是十分感人的。而好在口袋妖怪(“精灵宝可梦”原译名,下面均用“精灵宝可梦”称呼)探险队在20年前有引进国内,所以我可以比较轻松的下到手机模拟器。经历了一波折腾,总算完成了游戏。(探险队分三部,我玩的是 “不可思议的迷宫” 是视频主要依照的游戏)玩完游戏,我被一个20年前的游戏感动到无法自拔。心里很不是滋味,这个游戏是没有存在“更新”这一说法的,但是我又迫不及待找另一个事情安抚情绪。

所以,我就开始思考事情的溯源。又去看了一遍BiliBili上的视频,这次我真正的体会到了视频中所表达的情感,与作者的心情。一看简介,原来这个视频是转载 Twitter 上一个叫做 マフィン (mafumuffin,下均用英文名字称呼) 的日本画师的一个推文视频。我在那几天又看了好多遍 mafumuffin 的视频,才发现—— Ta 的视频做的真的很用心!

兴致高涨,我去了 Twitter ,想要在 Twitter 支持 Ta。若你打开 mafumuffin 的个人主页,你会发现 mafumuffin 还有很多关于皮卡丘&伊布的插画作品,我几乎在 Ta 的每一个推文下都有回复。

而 mafumuffin 呢也非常热情,一旦有外国网友在推特下回复, Ta 也会在推文的回复下以 “Thank you” 等感谢语回复。而我呢也非常喜欢 Ta 的插画,所以也用外网挣来的 13$ 来赞助 Ta 。

 

在 mafumuffin 的主页,你会看到 mafumuffin 简介中你会发现 Ta 写到 “I'm not very good at English”。虽然 Ta 英语不好却也用英语与外国网友交流,显得很和谐。但也为后面交流“奠定”了基础。

mafumuffin 知道 Ta 的粉丝已经不简简单单限制于日本内了,所以时常会回复外国网友的回复,努力维护与粉丝的关系。我喜欢 Ta 的作品,也喜欢 Ta 的性格。而 Ta 也给了我莫名的亲切与几分不可估摸的高大。这里声明一点,我认为画师是一个伟大的职业,而不是在其他人眼下那么低下与无能。

而我还在为 mafumuffin 的作品感叹之时,高中开学了。

 


 

在初中我保留了“爱闯、爱探险”的性格,而高中也不例外虽然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开始在高中到处探险放荡。

一定程度上,我会去做我认为我应该做的事情,比如:倒垃圾、擦黑板、搬书,不知为什么,做这些事情总可以让我心情愉悦。

班主任看到我如此“乐于助人”,就让我去学校卫生部开了个会,莫名其妙当上了卫生部的一员,之后又莫名其妙当上了班级的劳动委员,简称“劳委”。因为没有班长,所以我也是一个“代理班长”。但是我知道这持续不了多久,我学习成绩并不好,所以我觉得会在国庆之后的月考成绩出来后会转折。我从来没有当过劳委和班长,好在有同学帮助我,同学也非常配合。

我每天在学校里闲逛,到处走走,来鳌中没几天,鳌中已经被我摸的差不多了。

在某一天的清晨,我与往常一样出入办公室时,看到几个同学在登分,我知道在公用电脑前输入名字和分数的一定是值周班的。次日,我起的很早,交作业时顺手黑了一下登分的电脑。

我把一位同学的“罪名”从“坐姿不端正”改成了“头插桌子”后,我黑电脑的事情在我们班内几乎人尽皆知。也许是我太过于显摆,即使我装的再完美,也比不过同学们的“免费的宣传”。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说不定是从你看到这篇文章的此刻开始。

在实验室的一楼有一个办公室,通常没有老师,也不反锁。那里自然成为了我免费的“网吧”,我常会在空闲时间远个控、上个 Twitter 之类的。之所以如此坦白,是因为这个地方已经被反锁了,为什么,看看我后面的日记就知道了。

 


 

在学校的某一天,我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能不能让 mafumuffin 为我画一幅画呢?本来这个事情是应该回到家里做的,但是我实在是安耐不住内心的想法。我在外网上赚钱去了18多一点点美金,之前用来打赏赞助 mafumuffin 已经用的只剩下13多一点点美金了。我认为 13$ 已经足够多了,将近80元人民币了。实际上,我并不清楚请一个画师画一幅画需要多少钱。我在 Twitter 私信(小知识:外网会将私信简写为 DM ,即 "Direct Message")了 mafumuffin, mafumuffin 也对我的请求进行了回复,并问到可不可以付款 23$ 美金, Ta 通常画一幅插画一般在 30$ ~ 40$ 之间。起初我对这个回复并没有“怎么这么贵的”的想法,反而是有一种“耽误了人家时间”的想法。什么叫有钱花不出?你有钱但是谁可以告诉我,怎么把人民币换成美元啊?

若要在外网再赚取18$至少还要等三个月后,若非法兑换货币,可能会被抓啊!这个时候, mafumuffin 又发了两个推,推文中大致意思是 mafumuffin 正在与别人交流工作,并希望接到更多的作画请求。

这是我第一次国际的交流,所以我显得十分紧张。

我回复 mafumuffin 说,我会在攒够钱后再联系 Ta 。 mafumuffin 也回复了我, Ta 说等我准备好了告诉 Ta 一声。

此后的几天,我都在学习换美元的方法,但是中国网络和谐的太好了,几乎没有几个教程,唯一的途径就是办一张信用卡,而信用卡必须满18周岁才可以办理。

mafumuffin 也在 Twitter 上一直等待着。Thank you, mafumuffin!

 

附日记原稿:

写于 2021-9-13

记录 2021-9-10 至 2021-9-13 的事情

录入于 2021-9-20 且有进行修改调整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