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杂谈 – 高中生活那些事

当你在学校的时候,真的会思考很多东西。我应该庆幸我还身处高一,因为若到了高三我连个人思考的时候都没有。在上一篇不知所云的草稿中,我简单的讲述了我与mafumuffin的有关的几件事。

在原草稿中,所有文字是混杂在一起的,但写了没写是两回事,所以我会把事情在梳理一遍并发布在个人博客上。有一个我想说但不能说的是,源头就发于mafumuffin与“我”的交流之中。

前文起到:“我担心mafumuffin因为两岸关系而不与我交流”,但事实并非如此。若你作为一个在外网观察了很久的人,你会发现一个非常重要的点--除非是在中国官方推特下,不然不要轻易使用中文(特别是简体)发言。 我十分肯定中国的外交能力,但是在外网,肯定少不了有喷中国用户的,用非中文则会相对减少此类事情的发生。另一方面的原因是,中国法律并不允许我们访问twitter,或者说是“默许”,若你用中文真的闹出什么事,那你的人身安全也...咳咳,还有一点是给外网新用户的一点忠告:尽量以看为主,不做客观评论,不扯政治安全。 说回我想说的“那事”,其实就是当mafumnffin谈及政治的话(还没谈,假设),我又该如何回答。我与很多网友交流过,在外网还是第一次,假设TA问:“你觉得日本怎么样?”我又该如何回答。对于未知或非常重要的事,在做之前我都会做好十足的准备,我想了老半天,我最终或是我一直这么认为:“日本很好”。

当然,这仅仅是表面,若谈政治的话:“我接受并肯定日本目前的执政党,因为每个国家都有适合自己的方式。也请您尊重我们国家的选择。对我来说,我不会因为不同的国别而忽视否认在其他国家的人们。”这是我的答案,我认为我不能因为国家而否定国家的人民,每个人都不应该强加上“国家”的标签,错的不是人民,而是国家政府的错误决策。所以,我也一向对mafumuffin很友好,我也希望TA这么认为。观察这么久的推特我也不是哭是笑,看到不同国家的人对骂、互喷...不满意别国政策而辱骂这个国家上下十八代,不分历史,却在自己错的时候想起历史。

在“人民日报”官方账号下,往往会发布一些关于中国外交、风土、科技等成就,尤其在谈及中国外交时,评论区中的大量的“显示更多回复”(twitter在人为你不想或不愿意看到的评论时会进行隐藏)中,有着大量的反共内容。外国人评价中国内政是“洗脑”,而我知道这是任何一个国家必须做的一件事,只有肯定执政党,才能使国家稳定、增加国家自信心。 而这些内容处处充满不和谐的声音。所以我喜欢呆在“我的twitter”里,我的“画师”的推特里,一个画师作的画都是来自不同国籍不同语言的用户的欣赏和赞美,也会有网友理性批评与帮助,这非常好,因为画师圈人很少、人很好。 我喜欢这个圈子,但也不希望它的壮大,因为“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所以,你若想上外网,那还是注意点好。中国禁用户访问外网的原因也是有缘由的。正因为你喜欢“一个东西”,你更会去想他,在意他。前篇说过我一直从mafumuffin身上感到一股亲切感,也许原因之一就是我们都喜欢皮卡丘吧!mafumuffin喜欢pkdn中皮伊组合,我也一直认为伊布是皮卡丘的好兄弟,所以不管怎么说我和他是志趣相投,且喜欢pkdn的。如果不是国内转载了mafumuffin的作品,那我的人生会错过多么棒的一个画师啊!中国网友也有(非外语交流,外交人员)不少去外网的。一部分人是单纯想外交,另一部分人单纯想看片。

BiliBili上有一部番叫《鬼灭之刃》,在台湾版B站上有免费特供版,不少没钱买B站会员但会翻墙的网友就会“前往台湾”一“探”究竟。在中国台湾特供版中的评论区里,不少网友会回复:“墙外的B站让人温馨”。我很赞同,近几年来B站越来越往“年轻人”“你感兴趣的视频”“面向世界”等方向做大,平台一大总会混入一些“小学生”和“小警察”,我注册B站的时候16年,我应该是比较幸运的老用户了。

当时B站的鬼畜、外网都布传说都比较多,小学生也没有很多。所以当时B站在我来看,人们的素质都很高。我也不怎么发言,怕说错了什么话。

有一次,中国网络大净化,一些“毁童年”得视频、不适合低年龄学生观看的视频、疑似反共得视频相继下架。当时我比较喜欢看一些UP玩RPG游戏,什么“羊村大毁坏”“大雄的生化危机”都是典中典了,当时一些血腥的场面都没打码,“大净化”过后,网络上确实少了很多“不营养”的东西,但我认为这也是旧网络时代的结束(对国家而言)。上次我和小学老师聊天,她跟我说:“还是你们这一届听话,新一届的学生都太调皮了。”我回复她说:“现在的小学生都太早熟了,我读小学的时候,智能机还没完全普及。一到四年级我也常跟我奶奶住,而我奶奶还用着‘老人机’。唯一取乐的行为也只有三点:和邻居孩子玩、看电视、玩盗版的游戏机。互联网这东西,在学校也用不上几天。”挺庆幸当时的我还是天真的。而现在,小学生一二年级就人手一部手机,父母呢,又过于溺爱。

小学生学会上网以后,大量“低创”已经席卷了BiliBili。B站的风气也已远不如从前了。幸好国家网络曾净化过一次,一些小学生并不能、轻易的越过高墙,至少近五年来是不会有“小学生”侵“外网”的事情。若你想找我到网外,对不起,我不会告诉你的。

我很乐意告诉你我的经历,但是若你想创造我的故事,那请你自己创造吧!外网的故事不一定比内网好听,我们因墙而温暖,因墙而和谐。

 

 

附日记原稿:

写于 2021-9-13 到 2021-9-14

由 苏倩 录入于 2021-9-20 且有进行修改调整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