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考试

15 篇文章

thumbnail
也许是日落?
这夜色独自演奏着月光,月光缄默,风吹得很紧,直至吹到天边汇聚成一抹血红色。好似一场谋杀,又好似一场犯罪。 焦虑鼓吹着落魄,为何尽全力的学习也只得在班尾坐落?不自信,不会的学科与同学相差地别,拿手的学科也屡次失手。自我否定,我是否天生不适合学习?从走廊上往远处望去,也不免心生与夜晚共存之意,是一时糊涂还是一时失意。这世界是否有所偏颇?追赶,无数次在我…
thumbnail
路一霎,梦一洽。
提示 这次英语考试又炸裂了!明明就差一点! 或喜或悲,每天都这样过着。前天是距离首考的第六十天,同时也是温州市一模的前一天。不知为何,空气中总洋溢着憔悴。风雨萧萧也未见天曾晴过。一份份试卷滑过指尖,也不曾见其少点颜色。红得依旧,心却冉冉接受。也许进步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但白驹过隙,总会有少得几分期待。日夜被庞大的作业量困扰着,想去整理什么,但总被压得…
thumbnail
因为热爱,因为自己
也不知从何时起,我心中那令人窒息的焦虑感向我袭来了。也许早在步入高三的那天就已经埋下了一颗焦虑的种子,汲取足够养分,等待时机,最终在首考百天倒计时那会儿发了芽。 我停止不了它的生长,我日渐慌乱,它却日益壮大。焦虑往往是来自我的不自信的——我不相信我能考好,我不相信命运之神会有多少顾及我。举个例子来说吧,一张试卷发下来你可以确保90%都会做的你自然不…
thumbnail
“你永远不能超越自己了”
十月月考期间我一直再想一个问题,普信的人尤其是学习好的人可以普信到什么程度。自信本是一件好事,但自信往往不能用来做为贬低他人的资本。将心比心,以最大限度地不外露自己的“才能”才是正确做法。 指名道姓的事我在此略不提及,留点推理的空间才能展示出我那所谓的“仁慈”。他在考前总会出些我难以理解的题来问我,也不知是帮助我复习还是展现自己的“才干”。比如说有…
thumbnail
走吧,走吧,可能要下雨啦
近些天我发觉我常把自己投身于作业之中,上了高三我也难免有些疑虑起来。一日复一日,每当我回想昨日的琐事时,只晓得晚自修下课后的冗杂,朝朝暮暮也并无什么特别的事。若说近日我的感受,只得抹去时间,用剩下的模拟卷和试题来体现时光的流逝。我很想进步,未来如同水族馆中的鱼儿一般,离我只有一墙之隔——咫尺天涯但又触不可及。谁都有自己努力的目标,我也是这样。她也许…
thumbnail
我望向月球
期末考后不久的七月一日与七月二日便是我们最后一次学考了。因为高三已经毕业,所以我们的自习地点被安排在了实验楼里。 初到实验楼的物理实验室同学们便开始抱怨起这里设备太差——空调制冷不行以及没有其它设备。物理实验室除去四周的实验桌就只剩下一块孤零零的黑板还有一个用课桌充当的讲台。我对环境并未有多大抱怨,我认为只要有个单独的地方自习就不错了。 说起大伙抱…
thumbnail
烂了!全烂了!
碰!一声巨响! “我来点,我来扔。”我从邹仁栋手里接过鞭炮与打火机。前一秒邹仁栋还在和林硕硕开玩笑似的说在食堂敢不敢点鞭炮。我在排队,林硕硕在我后面,邹仁栋在另一支队伍。“你敢点,我就敢扔!”林硕硕说。我上去接过鞭炮与打火机后,转身面对着食堂一块空着的没人的区域。“哎,等下点完之后一定要转身!” 我和林硕硕讲,不过他貌似没听见。“哒——”打火机起火…
thumbnail
期中考,我考差了,但是对我意义非凡
(一) 我从未想过我在高中时期也会遇上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回想高一,我还仍是那个无忧无虑的孩子,我总想着找点空闲时间偷偷跑出教室去寻找独属于我一个人的快乐。 2022年1月17日,那天是高一上学期的期末考试。前些时候,我在桌上贴满了皮卡丘的贴纸以此激励我去认真学习。期末考试时,我的课桌恰好作为考试的座位,我便留了一张小纸条,上面写了:“皮卡丘祝你…
thumbnail
“小狗”就是“小狗”
“小狗小狗,你们都是小狗。小狗小狗,我不相信小狗。”我在打印室的电脑桌面上写了这样一句话。“小狗”这个词是从期小尘那里学来的,她用“小狗”来称呼她的小学同桌和她的初中前任。我感觉她在与人交往失望时,都会这样称呼别人为“小狗”。 大前天的晚自修课间(24号)我在楼梯口碰到了陈诗蕊,打招呼的时候她竟然向我解释起了“为什么上课总是在看我”这个问题。我记得…
thumbnail
高一内容浅谈谈
高一内容浅谈谈 这篇日记是临时加的,emm,主要是总结一下我翻到的高一的几份文件。这周的周二举行了开学典礼,莫名其妙我高一就得了校级的两个奖。主要是我还被处分了,理论上是不能拿奖的。学校送了一台加湿器,据说新高一的是电动牙刷(而且比加湿器贵,MD新高一刚来送什么?)。下面是学校发的荣誉证书: 然后我翻到了高一开学初班主任让我们写给一年后自己的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