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部退部会

今天晚自修突然接到广播要去参加“卫生部退部会”。第一次播广播时还播错了时间,高一时我也去过一次,我觉得这个会很孬种,听着像“退步会”一样。不过,作为一个在卫生部苟活了许久的我来讲,也没理由不去。

走出教室,下楼,就碰到了要一同去参会的同学。需要注意的是有些同学比如我的好基友林硕硕去参加数学竞赛辅导了,所以没来。会议设在综合楼五楼,走楼道时才发现,原来综合楼大部分灯是坏的,真的笑死。到了会议室,碰到了高一同学方星栩并和他坐在了一起。台上从左到右依次是旧部长、政教老师、卫生部老师、新部长。政教老师先发话,主要是讲了一下学校政教各职位的改动,原卫生部负责人从赵鹤龄段长更改为了我们班主任潘克雨。实际上不仅仅是卫生部的改动,还有其它部门的老师也发生了变化。然后就是负责老师、旧部长、新部长发言,也都很书面没什么看点,接着就是发奖品(小黄人保温杯RMB49.9)、发聘书,也没什么看点。总之,最后就草草总结了一下打分的问题。按照惯例,在我们走后会选“打分负责人”,所谓“负责人”就是备选部长,这自然不关我们高二的事,所以我就走了。

回教学楼会经过综合楼的大厅,我正好看到陶丽老师正在和高一的一位化学老师(大概)打羽毛球。我就问:“哎,老师,要不要和我打?”陶丽老师回答:“好啊,正好打累了,你来和那位老师打。”

后面我就和两位老师打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羽毛球。后面了解到原来是陶丽老师要坚持每天锻炼一个小时。在和陶丽老师打羽毛球的时候,我又正巧问起了我想问的问题:“为什么陶丽从学籍管理处辞退了?”陶丽说:“你想听吗?”我回答:“想啊,讲给我听啊。”后面可能是因为到了下课时间,有同学来往,所以就没有开口了。

前天我给了淑琪一张纸条,因为接连的几次考试她都考得不是很好,我位置坐在她的后左方,刚好可以比较全面地看到她的位置。我在闲余之时看出了她心情并不是很好。可能是因为考试的打击,所以我觉得有必要和她谈谈。首先,她确实有比以往更加认真起来,把考过的数学试卷看了一遍又一遍,自己独自一人认真订正。其次,她明显把所有精力投入到练习中去了,反正最近几天是没有发现她有抄作业的现象。我认为,在考试考差或是受挫折之后,人最需要的是鼓励。在努力过后,最需要的是被见证。这样可以暗示他们“你继续努力吧。我相信这些努力的付出不是虚无漂渺的”,会让他们感受到温暖与支持。故我在纸条中提及了她努力的行为,并虚心告诉淑琪要认真听课找对方法。

事实上,作为一个考试也垫底的我来讲,也确实没有什么话语权去让别人努力。但如果可以让别人成绩进步让他们开心,然后多年后回想起“高中的时候的那个帮助了我”,我也就心满意足了。当然,我也不是凭我一己之力去摆烂,我也有努力的好吧。虽然我看似闲的...

写于2022-9-17 录入于 2022-10-4

日记原稿:

发表评论 (0)

后再参与讨论